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新文阁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新文阁公众号

分享到:

寒冰魂

2017-10-14 14:51:36 来源:新文阁 编辑:jian

导读 : 角落里的室友 魏小明蹲在宿舍楼下的一处阴影里,惊恐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白色影子。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夜风掠过校园的操场,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 魏小明和室友刘卓是刚刚从网吧回来的,一跳过学校的围墙,他们就看见了这个白影,二人急忙各找地方藏了起来。所幸,白影并没...

角落里的室友    

魏小明蹲在宿舍楼下的一处阴影里,惊恐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白色影子。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夜风掠过校园的操场,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    

魏小明和室友刘卓是刚刚从网吧回来的,一跳过学校的围墙,他们就看见了这个白影,二人急忙各找地方藏了起来。所幸,白影并没有发现魏小明。但随着白影的移动,魏小明的一颗心还是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它——飘向了刘卓藏身的那处角落。    

魏小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个角落,前两天刚刚死了一个叫乔小琳的女生。她的死相很惨,据说同学们只找到了她的一条手臂和一颗头。而那颗头上,密集地排列着无数的小孔,像一个被废弃的巨大蜂窝,就连眼睛也看不见了。    

看来,刘卓并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是不会逃到那里的。    

白影缓缓地靠近了角落,如同一块高高立起来的冰块,寒气袭人。    

忽然,躲在角落里的刘卓发出一声惊叫,连滚带爬地从里面逃了出来。可没跑出多远,他就像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所吸引,竟然极快地退了回来。他拼命地挥舞着双手,试图挣脱出来,可根本办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体就贴在了白影的身上。    

魏小明惊恐地看着他用力地挣扎着,后背上的衣服被撕破了,里面的皮肤高高地鼓了起来,满是血点。随着他用力地挣扎,皮肤发出“嗞嗞啦啦”的声音,好像马上就要和骨头脱离。    

忽然, “啪”地一声,刘卓的一条胳膊居然被自己挣断了。紧接着,后背上的肌肤就完全脱落了下来,就像是被一把看不见的刀子,沿着骨肉之间切割开了。随着鲜血的涌出,刘卓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角落里的魏小明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冷汗把衣服都湿透了。    

那个白影轻轻摇晃着,居然慢慢地飘了起来,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刘卓的另一条胳膊也从空中掉了下来,随后是大腿,转眼间,他就只剩下一个方形的躯干,连鲜血淋漓的内脏都从里面垂了下来。    

奇怪的是,魏小明没有看到它的任何动作,包括它的脸和手臂。    

白影停在空中,就像一面悬浮在那里的雪墙,而刘卓则是贴在墙壁上面的一幅人形壁画,随着夜风不停地卷起、落下。    

他还没有死,还在不停地抽搐着,一双高高鼓起的眼珠还在拼命地转动着,好像在对着魏小明呼救。可是,没过多久,他的两只眼珠就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 “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椭圆形的眼球顷刻间萎缩下去,黏糊糊的液体溅出很远。    

大概觉得刘卓已经没有了复活的希望,白影开始缓缓地移动着,向不远处的围墙飘去。很快,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连同刘卓的躯干也一同被带走了。    

魏小明此时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好久之后,他忽然跳起来,撒腿就向宿舍楼的大门跑去。    

高中同学    

魏小明刚刚跑到大门口,踏上楼房的台阶,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他飞快地爬起来,惊恐地看到刘卓的一只手臂居然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脚踝。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那条断臂竟然已经发黑腐烂,手背上的皮肤已经脱落殆尽,里面的骨头好像正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飞快地腐蚀,腾起团团冷气。尖利的指甲深入骨髓,发黑的血液正从伤口处汩汩流出,刺骨的寒意沿着双腿迅速地向身体蔓延。    

可怕的是,那条断臂居然在动,手指好像马上就要把自己的腿骨刺穿。    

魏小明惊叫着,一边用力蹬踢着双腿,一边挥起拳头向断臂猛击。    

拳头砸在断臂上,就像砸在了风化的石块上,高高支起的碎骨划伤了手掌,伤口顷刻间冰凉如铁。    

就在魏小明惊慌失措又无计可施的时候,身后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黑影从里面冲了出来。    

黑影好像早就发现了魏小明,他径直跑过来,挥起手中的一块石块,就砸向了那条断臂。    

那条断臂的几根手指被砸断了,浑浊的骨髓如同细细的虫子,从里面流淌出来,流了魏小明满脚——这是魏小明的另一个室友韩杰。    

“跟我走!”韩杰对着已经被吓傻的魏小明喊道,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就跑下了台阶。    

二人一直逃到了围墙的拐角,躲在一处阴影里。    

魏小明吃惊地看见,刘卓的那些原本散落在地上的残肢居然在飞快地移动,围着地上那一大摊血迹在转着圈儿,好像在寻找着那已经被白影带走的躯干。    

“你、你怎么来了,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刘卓,他死了!”略略定下心来,魏小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们两个到现在还不回来,我一个人睡不着,就跑出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这一切。”韩杰也是满头大汗地回答,然后定定地看着魏小明,“那个角落,前两天刚刚死过一个女生,你们不知道吗?”    

“我知道的。”魏小明说,“她叫乔小琳,她和我还有刘卓,我们都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    

“你说什么?”韩杰猛地睁大双眼,有些吃惊地看着魏小明,“原来你们三个人来自同一所学校,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怎么了?”    

“我好像想到了什么。”韩杰用力地敲着自己的脑袋,“你们三个都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是不是也是一起来报到的?”    

“不是啊。”魏小明疑惑地回答,“乔小琳最先到的,刘卓比她晚了两天。”    

“这就对了。”韩杰的脸色有些发白,“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比刘卓还要晚,对吗?”    

“是啊,可我只比他晚了三个小时。”魏小明依然不解。    

韩杰紧紧地咬着嘴唇,努力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三名同学,已经死了两个,刘卓比乔小琳晚了正好两天,这正是他和乔小琳报到的时间。而你比刘卓晚了三个小时来学校,按照时间计算,再过三个小时,天应该还没亮,这段时间,也许就是你留在世界上的最后时间了。”    

“你说什么?”魏小明被韩杰的话惊得目瞪口呆,“你是说,那个鬼在按照我们来学校报到的时间,依次地害我们?”    

“我也只是猜测,你也不要过于害怕。”大概是为了安慰魏小明,韩杰故意放慢语速说道。    

又一名同学    

韩杰的话把魏小明吓得浑身直抖,难道真的是自己就读的高中有什么问题,或者是在三个人来报道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把这两条线连起来,韩杰的推测无疑是有道理的。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魏小明声音颤抖地问道。    

“别急。”韩杰努力迫使自己镇定下来,继续思索着,“这个鬼为什么会来找你们,而且还要按照时间顺序来害你们?唯一的可能就是它和你们三个人之间有着什么联系,说不定它死前也是你们的同学。你好好想想,你们的同学中是否有人已经死了?”    

“没、没有啊。”魏小明飞快地眨着眼睛。    

就在二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身后的围墙上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股冷风骤然间从护栏的中间刮了过来。二人惊慌失措地回过头来,一瞬间,眼前的情景把二人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围墙尖尖的护栏顶上,趴着一个“人”。    

不对,确切地说,是一具残破的人体躯干。它就像一张厚厚的被切割成方形的大饼,紧紧地贴在护栏的上面,长长的脖子一伸一缩,还在向外喷着血浆。最可怕的是,这血肉模糊的躯干上面,结着一层厚厚的霜花,随着肌肉的收缩,那霜花腾起了团团的白色冷气。    

二人惊叫着转身就要逃跑。    

“等等。”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起伏感、寒冷如冰的声音从躯干那断掉的脖子里发出来。随着声音的传出,一股带着白色泡沫的鲜血从里面喷了出来,溅落到护栏上,“你们别怕,我是刘卓。”    

魏小明和韩杰就像忽然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身后发起,把二人死死地拖住了。他们还想挣扎,却发现根本办不到,身体就像一块被牢牢吸住的磁铁,连骨头都要被压碎了。    

“你、你要干什么?”二人不敢回头,浑身哆嗦成了一团。    

“我刚刚逃出来,是来救你们的。”刘卓的躯干轻轻地蠕动着,缓缓地沿着护栏的栏杆滑落到地面,就像一条巨大的怪虫,一直爬到了二人的跟前。    

刘卓的躯干上带着一股透彻骨髓的寒冷,刺鼻的血腥味直人鼻孔,那吓人的样子差点叫魏小明昏死过去。

“你、你要救我们?”韩杰有些不相信,他不敢去看刘卓,紧紧地闭着眼睛。    

“是的。”刘卓的脖子轻轻地低下来,几乎触到了地面,声音从断裂处发出来,带着鲜血溅落时的声音,“也许你们想不到,那个害死我们的人,是我们的同学。”    

“真的是这样,是谁?”魏小明惊慌地问道。    

刘卓略略沉吟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出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使本来就浑身颤抖的魏小明差点儿就昏死过去。    

“是她,这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死呢?就算她真的死了,也不应该来害我们啊!”魏小明顾不得害怕,猛地瞪大双眼,紧紧地盯着刘卓的躯干说道。    

“可如果我告诉你,她是因为你才死的呢?”刘卓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揶揄。    

“为了我,不会吧?”魏小明还是有些不相信。    

刘卓却不再说话,它的身下已经流满了黑紫色的血液,它吃力地向一边挪了挪。    

时间问题    

刘卓口中的女生名字叫范娟娟,是魏小明高中时的恋人。本来她和魏小明、刘卓、乔小琳三个人一同考上了这所大学,可却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够成行。    

魏小明来到大学之后,很快就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于是他提出了分手,并很快断绝了和她的联系。至于她是怎么死的,他真的一无所知。    

“你是说,她是因为我提出分手才死的,现在回来找我们了。可她为什么还要找你们,而且还要按照我们报到的时间顺序来找?”魏小明依然不解。    

“这个也正是我和乔小琳要弄清楚的。”刘卓回答,“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她回来根本不是来报复你的,否则不会拉上我们。也许问题出在我们以前的学校,或者我们来报到的路上。不管怎么说,我和你报到的时间只间隔三个小时,现在马上就要到了,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刘卓说完,不再等魏小明说话,躯干上面的皮肉开始一收一缩地向操场上蠕动。    

令魏小明和韩杰吃惊的是,它看起来移动得极为缓慢,可那偌大的操场却好像忽然间变得很小,它转眼间就爬到了自己的那些残肢跟前。更加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残肢居然很快地聚拢了过来,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飞快地帮它安装。    

很快,它就恢复了人形,只是少了那颗头。    

随着刘卓的离去,魏小明和韩杰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巨大的力量,忽然间消失了,犹如撞碎了一个狭窄的玻璃箱,骤然而来的轻松感叫二人差点儿摔倒。    

看到刘卓的身影已经消失,韩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我们马上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只要不被范娟娟找到,过了这段时间,估计你就没有危险了。”    

“去哪里,我们真的能够斗过恶鬼吗?”魏小明的情绪很低落,不管怎么说,范娟娟死在自己提出分手之后,和自己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你跟我来。”韩杰并没有注意到魏小明的变化,小声对他说了一句,然后大步向不远处的操场跑去。    

二人拐过漆黑的教学楼,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空地。    

这里原本是一个篮球场,后来因为接连发生了几起事故,学校便将篮球架子移走了。再后来,有几名深夜归来的同学在这里摔伤,据他们说,当时只看到脚下一大片白色的冰雪,不远处还飘着一个浑身上下都被冰雪覆盖的“人”。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夜晚来这里。    

可现在,韩杰居然带着魏小明来到了这里。    

空旷的水泥地面,在月光下泛起一道道灰色的光芒,几处石板的连接处已经生出了细嫩的小草,显示着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冷,魏小明感到那已经浸透汗水的衣服贴在身上,冰凉刺骨。

“这、这里?”魏小明站在教学楼的拐角处,迟疑着不敢迈步。    

“别怕。”韩杰安慰他,“我也是忽然间才想到的,我听同学们说,这里经常有一个白色的鬼影出没,刚刚害死刘卓的范娟娟也是白色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们应该是同一个鬼。而现在,距离刘卓遇害已经很久了,范娟娟一定在外面寻找你,所以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是说,我们现在来到了它的地盘上?”冷汗再一次从魏小明的身上流了出来。    

地上的冰雪    

虽然觉得韩杰的话很有道理,但魏小明还是犹豫了很久,这才战战兢兢地跟在韩杰的身后,走进一处阴影里。    

二人紧靠着楼房的墙壁,不时地看着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困倦终于战胜了恐惧,二人竟然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魏小明是被一阵比一阵刺骨的寒冷冻醒的,努力地睁开眼睛,他被出现在面前的情景惊呆了。    

原本灰色的水泥地面,此时竟然被一片白得刺眼的冰雪所覆盖,冰面越来越大,距离二人藏身的地方已经不足一米远了。    

魏小明的惊呼声惊醒了韩杰。    

“不好,一定是范娟娟找不到你,现在回来了。”韩杰低呼一声,一把拉起魏小明就打算逃跑。    

可是二人没跑出多远,就被脚下的坚冰滑倒了,魏小明骨碌碌地滚出很远。没等他站起来,忽然,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从后面传来,就像有人在身后用力地拉扯着衣服——不对,是在用力地拉扯着后背上的皮肉。     皮肉和骨头之间好像形成了一条宽宽的裂缝,剧痛叫他忍不住惨叫一声。他惊慌地回头,就看见那个雪白的影子站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冰面上。影子的样子很特别,在满眼的白色里,它就像是透明的,如果不是距离很近,魏小明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    

可怕的是,白影没有头。    

由于距离比较近,魏小明这次看得很清楚。它和刚刚自己见到过的刘卓一样,没有四肢,完全就是一具巨大的人体躯干。小腹从中间裂开了,里面的内脏都清晰地显露出来,只是那也是白色的,就像是一块巨大的冰疙瘩。    

身体在不由自主地向白影滑过去,魏小明惊叫着,拼命地向前爬去。可身下的冰层实在是太滑了,他根本就无法前进一步。而且他知道,即使自己不在这冰面上,也很难逃脱白影的手心。    

后背已经接近了白影的身体,一股透彻骨髓的寒冷钻进了身体,好像自己马上就要被冻僵了。    

巨大的恐惧叫魏小明几乎昏厥。    

“娟娟。”魏小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在后背已经挨到了白影的身体时,他颤抖着叫了一声。    

白影忽然轻轻一震,那股巨大的吸力骤然间小了很多,魏小明的身体也随之一顿。几乎就在同时,已经逃到了冰面尽头的韩杰返了回来,一把拉起魏小明扭头就跑。    

二人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很远,身后的范娟娟好像突然清醒过来,方形的身体飞快地飘了起来,笔直地沿着冰面直追过去。那股巨大的吸力再次从身后发起,这一次连同韩杰也一起被吸了过去。    

二人不约而同地抓住了对方的手,可是,身后的力量实在是过于强大,二人翻滚着一直滚到了范娟娟的跟前。    

这一次,魏小明看见了掩藏在范娟娟内脏里面的那颗头。那是一颗结满了冰花的头,根本看不到五官,就像一个椭圆形的冰块,还在不断地向外吐着冷气。    

报到时间很特殊    

就在魏小明和韩杰几近绝望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忽然从冰面上传来,一个和范娟娟同样雪白的影子,从不远处的一处阴影里扑了出来,沿着光滑的冰面,疾速地滑了过来。    

白影的动作看上去很笨拙,但却出奇地快,居然赶在魏小明和韩杰没有被完全控制之前,滑到了范娟娟和二人之间。    

来人是刚刚恢复了人形,却仍然没有找到脑袋的刘卓。    

“嘭”地一声闷响,刘卓也被范娟娟吸到了身上。    

由于有了刘卓的阻挡,范娟娟的力量明显减弱了,魏小明和韩杰趁此机会,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范娟娟,放手吧,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我们三个人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人。”刘卓的脖子僵硬地伸缩着,发出的声音也格外冰冷,“所谓我们都是赶在恶鬼投胎的时间报到的说法,根本就是骗人的。我们也无法叫你找到转世的道路。你这样做,只能叫这个世界上多几个冰封的冤魂而已。”    

“不可能,你敢骗我!”掩藏在范娟娟身体里的那颗头忽然摇动了几下,一大团冷气从它的身体发散出来,连站在不远处的魏小明和韩杰,都被这寒冷浸透了,身体皆感觉到了一丝僵硬。    

魏小明终于明白了,自己和刘卓还有乔小琳报到的时间,原来正是恶鬼投胎的时间,而他们又来自同一所学校,这种巧合无疑给被冰封了灵魂的范娟娟以极大的希望。它希望通过再次制造巧合的机会,挣破寒冰去投胎。    

“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去问乔小琳。”刘卓的脖子僵硬地转动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不管怎么说,我也一定要试试,也许这是我转世的唯一机会!”范娟娟忽然大声吼道,身体用力扭转,紧贴在它身上的刘卓被推开很远。    

“你们快逃!”刘卓倒在冰面上,吃力地挣扎着,对魏小明和韩杰喊道。    

就在这时,又一个白影出现了。它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巨大冰雹,骤然落到了范娟娟的身后,没等范娟娟作出反应,它已经疾风般扑了过来,凶狠地撞到了范娟娟的身上。    

两块坚硬的冰块同时发出一声破碎的声响,冰屑飞溅,犹如忽然间倾倒下来的冰雕,转眼间碎成了无数的小块。    

“乔小琳!”刘卓惊呼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魏小明和韩杰也清醒过来,伸手扑向了冰面上已经破碎的人体。    

冰层在一瞬间融化了,平坦的水泥地面上腾起了团团白雾,二人伏在地上什么也没抓住。几名早起的同学奇怪地看着脚下的水渍,不明所以……

 

当前栏目:灵异事件
最新灵异事件
猜你喜欢
  1. 阁主说
  2. 世说新语
  3. 娱乐八卦
  4. 排行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