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新文阁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新文阁公众号

分享到:

豆瓣一刻:姨妈的故事

2016-11-29 17:12:24 来源:新文阁 编辑:千里

导读 : 这是发生在我姨妈家的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是听我外婆跟我讲的。姨妈家在乡下农村,一个普通到再普遍不过的农村,村庄不大,有一二百户人家,不像是城里,门对门都从不曾说过一句话,不大的村子里面的人们关系都很和睦,在街道上总能看到三五成群的妇女们在拉家常,一会聊聊今年收入怎...

  这是发生在我姨妈家的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是听我外婆跟我讲的。姨妈家在乡下农村,一个普通到再普遍不过的农村,村庄不大,有一二百户人家,不像是城里,门对门都从不曾说过一句话,不大的村子里面的人们关系都很和睦,在街道上总能看到三五成群的妇女们在拉家常,一会聊聊今年收入怎么怎么样,谁家的孩子又调皮捣蛋了,一会八卦下张三家的闺女跟着哪个老板好了。

豆瓣一刻:姨妈的故事

  姨妈家住在村子的西头,西墙外就是田地,如果是在夏天的时候,晚上睡觉总会是听着蛙声、虫子的鸣叫声入眠。大门正对着是,村里面最大的一颗柳树,看起来应该需要两三个人拉着手才勉强抱着,曾听姨夫跟我说这颗柳树从有这个村庄的时候就有了,被雷劈也有过好几次了,可依然是很茂盛的生长。听老人说,这样的树有灵性。现在偶尔还能看到谁家孩子“魂掉了”(小孩子一直哭或者低烧,就是看不好,在北方称为魂掉了)被拉着来到老柳树下叫回来。

  姨妈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大大咧咧,有着农村人的质朴和善良,在村里面人缘也非常好,每天就是下地干活,给孩子和姨夫做做饭,没事出去跟村里面的人拉拉家常,也过的自在。五月份的一天,姨妈像平常一样在家做饭,总感觉旁边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如芒在背。斜过头看了几次也没看见什么,姨妈也没在意。第二天下午做饭的时候又有这种感觉,姨妈心里犯了嘀咕,扭过头看了一下也没什么,突然,有一个白影在墙边晃了一下,大小就像家里面养的土狗一样大小,姨妈揉了揉眼睛再去看,却看到的依然是被烟熏黑的墙。姨妈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好像有人在监视她一样,可是什么也看不到。第三天姨妈起床就看到昨天看到的那个小狗形状的白影在床下面,姨妈以为眼又花,揉了揉眼,还在,使劲揉揉眨了眨眼,还在。姨妈赶紧叫醒姨夫让看看,可姨夫愣是什么也没看见,还怪姨妈打扰了她的好梦。

  这个狗型的白影就一直跟随者姨妈,不远也不近。这天,姨妈跟几个妇女在一起聊天,姨妈突然随口说你们看那是谁家的小白狗啊。其他几个妇女朝着姨妈眼神的方向看了看,都在疑问,在哪呢?在哪呢? 姨妈想了想也许都看不到,只好悻悻的说可能跑了......吧,这个吧字还没说完,姨妈突然抽搐了起来,两腿瞪得笔直,眼睛充满血丝,眼珠子仿佛要出来了一样,一旁的妇女都吓的叫了起来,还好有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妇女,赶快掐着姨妈的人中,这样一会才好过来。他们都一致认为姨妈是犯了羊癫疯,让姨妈赶快去医院看看,可姨妈仿佛不曾发生过一样,愣愣的看着他们。一众妇女们以为姨妈吓着了,就赶快把姨妈送回家了。

  姨妈回到家呆呆的一直做到姨夫晚上回家,工作一天累的也没发现姨妈的异常,姨妈又跟姨父说你看那个小白狗还跟着我,姨夫说你眼花了吧,哪有小白狗啊,不要乱说了。白天掐着姨妈人中的那个年龄大的妇女怕姨妈出问题,来家里跟姨夫说了声,让去医院看一看。姨夫心里嘀咕着说,原来也没犯过羊癫疯啊。姨夫仔细看了看姨妈,姨妈呆呆的坐着,眼睛里一丝的光芒也看不到,正在姨夫挠头想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姨妈突然一个巴掌就扇到了姨夫的脸上,五根指头印立马浮现出来,姨夫被打的一懵,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姨妈就做在地上又哭又闹,嘴里说的一句也听不懂。姨夫立马吓傻了,不知道怎么办,愣愣的呆在那了,过了几分钟,姨妈安静下来了。姨夫看了看姨妈也无二样,就让姨妈赶快睡下,姨夫是一夜无眠。一大早趁姨妈还未起来,姨夫赶紧穿好衣服就出去了,去找隔壁村的刘神婆,这个刘神婆五十岁的年纪,不过看起来应该有70的样子,普普通通看不出来什么神秘的,不过十里八村的结婚啊、盖房、算卦或者有什么撞邪的都会去找她。刘神婆要来姨妈的生辰八字又问了家里面的布局和家外面的布局之后,闭着眼嘴里念叨不停,大概1.2分钟后睁开眼睛对姨夫说,你回去吧,正午时候我会过去。

  姨夫扭头赶快回到家里,怕出点什么意外。姨夫到家里打开里屋的门子,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看到姨妈坐在床上,姨妈就说了一句话:我喝药了。 姨夫赶紧抱着姨妈就赶快往外跑,吼着叫来了隔壁的邻居大哥,开上电动三轮车送到了医院,还好送的及时,也无大碍。姨夫却吓的不轻。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下午两点了,姨妈也已无大碍,不过还是呆呆一点没精神的,医生说没事了回去多注意点。邻居大哥开着三轮带着姨夫和姨妈就往村里走,走到半道突然想起刘神婆说要正午时候去家里,可现在都已经下午了,姨夫怕夜长梦多,于是改道就去了刘神婆家里。姨夫把情况跟刘神婆说了一下,刘神婆转身到了里屋,拿出一张符,给了我姨夫,嘱咐道,让姨妈回去烧了喝掉,明天正午她会去家里。回到家里,把符烧了,和着谁给姨妈喝了,姨妈也挺安静,就是一点精神头也没有。姨夫这次一步也没敢离开姨妈身边,一直等到第二天正午。

  刘神婆在正午时候来到家里,把姨妈拉出来,站在正太阳下边,手放在姨妈的头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样足足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刘神婆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汗。十几分钟后刘神婆停了下来,转头跟姨夫说让扶着姨妈回去之后再过来。刘神婆跟姨夫说,你去买点金元宝在你家门口大柳树下烧一下,然后把这个符放在家里,就没事。说完姨夫掏出100块钱塞给刘神婆。姨夫托人把金元宝买来去大柳树下烧了一下。回去看姨妈睡着了,呼吸很平稳。到傍晚的时候,姨妈就醒了,姨夫问她记不记得打过他,姨妈说没有啊,姨妈对之前发生过的事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姨妈也恢复了以往的精神。

  我外婆告诉说,可能是因为姨妈家门口的那颗大柳树,时间太久成精了,有了灵性,姨妈可能不知道怎么冲撞到了,所以才会这样。有年份的东西都慢慢会有了灵性,对待它们时候要多些善心和小心。

当前栏目:豆瓣一刻
故事 农村 农村妇女 相关推荐
最新豆瓣一刻
猜你喜欢
  1. 阁主说
  2. 世说新语
  3. 娱乐八卦
  4. 排行榜
评论
热门新闻
每周热榜
精彩推荐
相关专题